立即注册找回密码

推哪儿

  •     市场合作热线: 4006-880-076   
  •     商务合作QQ : 2403375985       
  •     网络营销QQ交流群: 305521074 | 89030883
推哪儿 首页 行业人物 查看内容

陌陌IPO-唐岩的理想

2014-12-8 01:19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977| 评论: 0|原作者: coldsummer17

摘要:   2014年2月,陌陌迈入亿级用户俱乐部。11月初,陌陌有了一个更为帅气的姿态——向美国SEC提交上市招股书——其注册用户已有1.8亿。  凶猛的陌陌,在一片非议或是调侃中,用近三年的时间拿下近两亿注册用户,冲 ...

  

    2014年2月,陌陌迈入亿级用户俱乐部。11月初,陌陌有了一个更为帅气的姿态——向美国SEC提交上市招股书——其注册用户已有1.8亿。

  凶猛的陌陌,在一片非议或是调侃中,用近三年的时间拿下近两亿注册用户,冲到赴美IPO的关口。这自然与创始人和CEO唐岩分不开。此时不妨一起回到半年前,看看唐岩怎样对36氪描述他的理想国,重新审视唐岩和驱动陌陌前进的各种理念。

   北京万通中心 D 座 8 层,陌陌科技总部。陌陌(MOMO)的蓝色 Logo 与白墙搭配得简约,门厅前台摆着一台白色液晶显示器,神似高大上的 iMac,不过没有那个被咬掉了一口的苹果。屏幕上实时显示着陌陌的注册用户数,三周前,这个数字刚跳过了 100,000,000,陌陌正式步入了亿级用户俱乐部。

  1 亿,这个数字对深谙社交之道、财大气粗的腾讯来说或许不算什么,但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却很不容易。微信当时用了一年零四个月的时间用户数破亿,陌陌迈过这个数字门槛,走了两年半。

  陌陌是在微信的光环下成长起来的,却一点点有了自己的死忠粉。2011 年 8 月上线后,作为一款基于地理位置的移动社交工具,陌陌聚焦于陌生人社交领域,用户可以发现身边任意距离范围内的陌生人或朋友,与之互发文字、图片、地图位置。

  CEO 唐岩并非不知道外界对陌陌的诟病,他曾被“约炮神器”这个标签深深困扰,还在知乎上义正言辞地辩驳:“有人总喜欢简单粗暴地把陌陌用户整体定义到约炮人群,这是很偷懒的一种智力判断。”在唐岩看来,陌陌就是一个“社交大杂烩”,有找男女朋友的,有找**的,有营销卖东西的,有通过群组找组织的,也有纯刷屏看奇葩资料的,各式各样,一应俱全。

  唐岩往嘴里丢了瓣橘子,一副看开了的模样:“‘约炮神器’这个标签也没那么重要。新闻不就那么回事儿么,它总不能报谁和谁通过陌陌认识成为朋友了,只有谁谁谁通过陌陌见面被**了、被杀了,这才是个新闻。你哪怕只有 10% 是干这个事儿的,它都会被放大。”

  这个 24 岁从湖南娄底来到北京、在网易新闻中心一待便是 8 年、32 岁时舍了网易总编辑的职位出来创业的男人,在谈到太过利益化的问题时,隐约有种“尔等都是俗人”的态度,他对身价没什么概念,对公司估值没那么 care,对 1 亿用户数也没觉得有多值得去炫耀。但在谈到产品时,这个理想主义者会突然变得专注,惺忪的睡眼里似有了光,顺便还不忘条分缕析地跟你聊聊他的三观,连橘子也不吃了。

  之前唐岩甚少出来见媒体,一直在闭关**陌陌成功秘笈,给外界呈现一种“风景独好,吾独自赏”的印象,他偶尔也藏不住文青的影子,会在微博上揶揄一下好为人师的公知们。在微信一手擎天的移动 IM 领域,也许我们都想要问:陌陌何以能够异军突起?作为陌陌背后的男人,唐岩又在想些什么?

  “我希望做心目中最 Nice 的社交平台”

  当互联网开始渗入日常生活,窝在湖南小城的唐岩已经开始觉得,自己跟网络另一端的陌生人聊天更轻松,熟人之间反而多是客套的表述。大概在 2001 年的时候,唐岩玩过开放式的 QQ 语音聊天室,还混迹论坛,写小说,他选择从湖南北上,也是受了北京一网友的怂恿。这个网友叫黄章晋(注:现为“大象公会”新媒体的创始人兼总编辑,唐岩担任网易新闻中心总监时,黄曾任职网易新闻中心副总监),当时读了唐岩的小说后对其赞不绝口,邀他来北京从事一份“以文字为生的工作”。

  “我就觉得跟陌生人有话聊,要是哪天晚上我想跟谁聊半小时的天儿,我真的压根不愿意跟熟人聊,不知道聊什么。我特别喜欢 05 年前的 QQ 聊天室,但 11 年的时候完全没有类似的工具,所以我就觉得特别不爽。”

  于是,唐岩在 2011 年离开了工作 8 年的网易,拉来当时网易门户产品组长雷小亮和网易高级技术李志威作合伙人,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创业。唐岩说,那感觉跟第一次谈恋爱是一样的,整个创业流程都是首次接触,“挺开心的,一步步懵懵懂懂地往下走”。

  在唐岩的人生哲学里,人得“胸怀理想,脚踏实地”,隔段时间需要看看自己跑没跑偏,确认最初的那个理想还在不在。而唐岩所谓的理想,是一个在他心目中“最 Nice 的社交平台”,这个社交平台上应该要具备“沟通”、“发现”、“分享”三个基本要素,且能通过技术来实现最高效的沟通、最有效的发现和最舒适的分享。

  在这个社交平台上,一个人可不可信、人品好不好、素质高不高,是能够通过数据分析来判断的;某个用户处于“乐于社交”还是“懒得社交”的状态,也是能够被识别的。终极的状态是:你可以通过这个最 Nice 的社交平台重建你的社交关系,当你想找人聊天时,它能给到你这辈子最该认识的那个人;当你懒得说话时,也不会有骚扰信息来挑战你忍耐力的上限。

  至于那会呈现出一个怎样的产品形态,唐岩自己也不清楚。“这有点像 Mark 做 Facebook 之前的那种感觉。就好比你想获得最美满的一段爱情,但那个人倒底是什么样子的你也不知道,是长发短发,性格儒雅一点还是阳光一点,你都没概念。但那个就是我追求的。”

  “纯兴趣社交是个伪命题”

  在唐岩的眼里,现有的 IM 工具(包括陌陌在内),都不符合他理想中社交平台的标准。“陌陌还不够高效,”唐岩托着下巴思忖了片刻后说:“我们‘分享’做得不够,‘发现’也还有很多要提升的地方。”

  在发现方面,陌陌早前绑定了微博、通讯录,这并非像外界谣传的那样——“陌陌打算切入熟人社交”,唐岩的想法是希望借此增加陌生人的可信度,因为一个人的资料越完整,越能说明他在陌生人社交领域里是比较有诚意的,也能让其他人在跟他打招呼之前有更多的判断。

  在分享方面,陌陌已经上线了群组贴吧,在原来点对点沟通的基础上开始搭建社区。据陌陌对36氪透露的最新数据,陌陌已有 200 万个群组,陌陌吧日均贴数 100 万条(含评论)。

  这些数字在唐岩眼里好似浮云,他一板一眼地说道:“我们的群组、贴吧现在的维度还是太单一,除了性别、年龄、职业、地理位置、兴趣之外,我们还想加更**度。”换种方式理解一下,唐岩所说的“更**度”,或许还可以包括用户的作息习惯(能被可穿戴式设备记录)、搜索习惯(百度数据分析的强项)、购物习惯(阿里数据分析的强项)等等。

  “现在,群组覆盖我们大概 30% ~ 40% 的活跃用户,我觉得按理来说它应该能覆盖到 60% 以上;贴吧距离我理想中的状态还有一段距离,可以再细分一下,”唐岩来了段提纲挈领的总结。

  陌陌吧的架构主要是基于兴趣这一维度,目前分为两个层级。第一个层级里有包括游戏、人物、电影在内的 27 个话题分类;接下来,每个话题分类中又会有细分的贴吧,比如,在“人物”分类中你可以找到“周杰伦吧”。

  不同于陌陌吧,陌陌群组建立的最大维度则是地理位置,在位置之上,又加了一点点兴趣爱好,而且有时候兴趣爱好根本不重要。这样设置的理由,是因为在唐岩看来,纯兴趣社交根本是个伪命题,兴趣必须要同另一个维度(比如地理位置)挂钩,才能成为社交的基础。

  “绝大部分人的兴趣都是很庸俗的,”唐岩拖长了腔调,似在教化受豆瓣小清新影响过深的我们:“读书、电影、音乐……这些烂大街的兴趣是不能直接拿来社交的。旅游,谁 TM 不爱旅游啊,是个人都爱旅游;摄影,只要是个女的,谁 TM 不爱摄影啊;我是吃货,谁 TM 不是吃货啊……这些全没意义。”

  看到我们困惑的表情,唐岩如师长般开始解读:“兴趣社交,只有在把兴趣细分到一个极致的、非常小众的领域时,才可能出现。比如你和一个人都喜欢某个小众明星,只有在这种情况下,你才能不管其他维度,也就是不管那个人的性别、年龄、地理位置,你都能跟他聊得很 High,但其实这种灵魂上的朋友是很少的。”

  唐岩说自己是陌陌的重度用户,生活中好大一部分乐趣来源于此。他自己建了个群组,群里大概有 30 来人,二十四、五岁的为主,互相都不认识,有些人考试失败或者失恋,很沮丧,大家会去安慰他 / 她,帮忙出主意;或者,大家无聊的时候也会在群里互相打趣、挤兑。“氛围特别好,像在家一样,有兄弟姐妹的感觉。我在里面是当群主的,”唐岩说起这话时,颇有几分自己是丐帮帮主的自豪感。

  “创业像你昨晚打了一场麻将”

  如今,陌陌用户数过亿了,从去年 7 月开始跑的商业模式(“表情 + 会员 + 游戏”)现在来看效果也不错。陌陌目前已进入盈利状态,其最新一款游戏上线第一个月的月流水就有 1200 万,100 万会员每月流水也超过千万。2012 年 11 月,陌陌完成了来自阿里、经纬创投、DST 的 2000 万美元 B 轮融资,公司估值为 1 亿美元。

  唐岩对此淡定得很,也并不想在这个阶段对商业化做太多倾斜,他觉得重点还是应该放在提升陌陌的产品体验上。尽管,受制于科技的局限性,他的一些超现实主义构想恐怕现在还无法实现。

  “你说用户做到 9000 万和做到 1 亿有什么区别?其实没什么差别,是个模糊概念。只是外界理解起来需要一个传播点,所以这个数字就被当成了一个传播的引爆点或者说里程碑。但对公司发展来说,其实没有一个特别质变的东西,”唐岩点了支烟,轻描淡写地说。

  两年半前,唐岩创立陌陌时只有一个模糊的雏形想法。他不懂技术,既需要面对腾讯这个强大的对手,又没在美国市场上找到可以借鉴的产品原型。换作别人,可能会打退堂鼓,但唐岩看问题的方式不一样,他在基于地理位置的陌生人社交领域嗅到了创业机会。

  他发现,不懂技术在当时对创业来说并没有太大影响。98、99 年的中关村创业者(像李彦宏、丁磊)大多是技术出身;但现在 IT 技术人才没有当时那么稀缺,只要找合伙人就够了。

  此外,腾讯也不是问题,正因为有了腾讯这块儿才没有杀成红海。“你的竞争对手少了,就腾讯一个嘛,虽然是个庞然大物。”

  没有在美国找到成功的产品原型,唐岩反倒认为是好事。“第一,我觉得如果美国已经有了成功的原型,早被新浪啊、360 啊这些巨头抄去了,留给创业者的机会是比较小的。”

  “第二,我发现在社交领域,中美之间的映射关系从来不是一一对应的,比如,中国的 OICQ 火了,但美国 ICQ 早死了,MSN 也做不动;Facebook 比 Twitter 在美国要火太多,但在 2010 年的中国,人人网却没法跟新浪微博相提并论,这出现了‘倒挂’你发现没,其中有很多原因可以去分析。在我看来,社交类产品不像一些工具型产品有普世的价值,在文化方面的差异会比较大,既然中美社交产品不成一一对映的映射关系,那美国那边没有成功的,不影响我们做陌陌。”

  唐岩的手突然一滑,刚剥好的橘子落进了他面前的垃圾桶里,他并不在乎,顺势说起成功的偶然性:“我一直跟别人说,创业特别像你昨晚打了一场麻将,你赢钱了,是你技术水平高还是运气好?不知道,因为手气好导致你成功的这个概率已经非常高了,高到你可以把其他因素忽略掉。你谁能说清楚马云也好、马化腾也好、李彦宏也好,倒底是运气好还是牛逼。说不太清楚。这也是成功为什么不能被复制的根本原因,因为运气在里面占的比重太大了,使得你很难总结规律。”

  回顾两年半的创业历程,唐岩觉得自己在人和钱方面相对来说走得比较顺,现在困扰他最多的还是产品。他心中构想的那个乌托邦式的陌生人社交环境,或许是陌陌的底色,当陌陌在沟通、发现、分享上的效率不如预期时,他也会心生纠结。“这是困扰我的东西,但也让我乐此不疲,不停地在科技、产品以及人性之间找它们的关联,找这个平衡点,还挺好玩的。”

  现在,陌陌占据了唐岩 70% 的时间,不过他说自己仍保持大量阅读的习惯,每天都会刷刷门户网站和 5 家以内他看得上眼的科技媒体,小说、传记、历史之类的书,也会随性而读。这是当网易时政评论编辑的那 8 年在他生命里留下的痕迹。

  陌陌现在近 1000 平的办公空间里已经有 200 多人了,唐岩说地方不够,他们下一步打算搬到望京 SOHO。对于跟着他一起创业的这批人,唐岩很认真地说了一句:“我们三观都挺正的。”

  对话

  看你还投了老罗的锤子科技,背后有怎样的考量?

  唐岩:投资锤子科技,这笔钱有我个人的部分,也有公司的部分。个人的部分实际上是天使投资的概念。我对老罗还是抱有充分信心的,如果我觉得一个人的能力没有问题、有一个非常不切实际的理想的话(看起来是不切实际的,但实际上我觉得就应该那么去做),我都是挺支持的。

  公司这部分是经过了一些商业分析,虽然风险比较大,但我觉得他有可能做出来可靠度足够高的东西,对于我们的产品来说,因为硬件生产和手机软件形成了一个上下游的产业链关系,是应该做这么一个布局,而刚好这件事又在陌陌资金能承担得了的范畴。

  最近有部科幻爱情电影叫《她》,讲在不远的未来人与人工智能相恋的故事。你对类似的技术怎么看?

  唐岩:我自己的一个看法是,科技整体上是便利人类的。大部分所谓的公知群体(知识分子群体)对科技是持抵触情绪的,认为科技会破坏既有的东西,比如说认为大家玩手机会影响亲情啦、科技使户外活动减少了啊、青山绿水容易不再了啊——这种想法其实也很正常。

  我的看法是相反的。举个例子,一家人在吃饭,一个孩子在玩手机,你先不管这个行为好不好,它是不可逆的,因为社会的组织结构在发生变化。以前,可能家庭对人在社会中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,基本上血缘关系决定了你在社会上能获得的帮助;但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,你的同事、朋友在你生活中占的比重往往要超过家人。人最容易产生一种偷懒的思维方式就是:哎呀,人心不古,这个社会变了。但他真的没有考虑推进这个变化的原因倒底是什么。

  将来我的孩子吃饭玩手机,我就觉得没什么。那说明,在那个时刻,他觉得跟那个人交流,比跟我交流更重要。

  你幸福吗?

  唐岩:我挺幸福的。幸福感主要还是来自于横向比较,很难通过纵向比较得来。你如果要产生失落感的话,也是横向比较得来的。你不会因为去年赚 1 万块钱,今年赚 2 万块钱,就幸福了,这很难幸福,因为别人如果赚到 10 万,你就不幸福了。整体上,大部分的幸福感是通过横向比较得来的,幸福感是很残酷的一个东西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