负面处理

负面处理

[公关危机处理程序] [丰田企业危机公关]危机公关不能死搬杜蕾斯广告

 [公关危机处理程序] [丰田企业危机公关]

危机公关不能死搬杜蕾斯广告

看热闹的都不嫌事大。而出来撕的,最后发现都准备不足。

 

  战与和,没有绝对的对错。战,就是觉得自己有优势能打赢。和,就是看清劣势知道后果。

 

  对于危机公关,杜蕾斯的话最接近本质:最快的并不是最好的,坚持到底才是最强大的。

 

  当对簿公堂的时候,还有没有真正的赢家?

 

  这几天,安邦要告财新了!看到的人都亢奋了一下。安邦不是普通的企业,财新也不是普通的媒体。两个神仙打架,拼的是什么呢?

 

  老昙的第一反应是,把财新的封面文章穿透安邦魔术又找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。安邦的法律部声明说“多次对公司董事长吴小晖进行人身攻击……对其合法经营活动进行一系列抹黑”。于是我又把财新历次对安邦的报道都翻出来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。看完后,觉得对安邦和吴小晖更了解了。

 

  看热闹的都不嫌事大。而出来撕的,最后发现都准备不足。

 

  在安邦的强势宣战中,法律部的身影湮没了公关部的身影,无从得知安邦公关部的态度。

 

  不过在以往其他企业的案例中,公司都要告媒体了,公关部是最后一个知道的。

 

  这就像鸦片战争英国人打到了珠江口,要战还是要和,一定有不同的态度。

 

  国防部(法律部)是主战的,外交部(公关部)是主和的。

 

  最后打了起来,都是老板意志。

 

  每一个官司背后都站着一个强势的老板。对于大多数公司,法务只是防御性的武器,公司法务的存在,很大意义上是要把公司的法律风险降至最低,而不是平添一件法律武器。不排除那些作风强势、特立独行的企业或老板,把法务作为一种有效进攻武器,甚至是威慑手段。

 

  当然,也不排除打官司也是一种公关手段,高调自证清白。

 

  易楼兰的小说《伪妆》里,女主角周小苗,一个小公关,天然带着铲事的属性,一上岗就发现四面楚歌。面对危机公关,公关部起草的口径犹如围棋的“布局”,攻守平衡,暗含后势。而经法务部一改,就变得跟媒体急赤白脸了。看似强势,实则底牌尽露。

 

  战与和,没有绝对的对错。战,就是觉得自己有优势能打赢。和,就是看清劣势知道后果。

 

  99%的公关都不想和媒体对簿公堂,哪怕是面对有瑕疵的报道。因为所有企业自认为正确合理的逻辑,放到舆论的风口上,最后发现都走了形。

 

  企业的逻辑是:遭受虚假报道——状告媒体——打赢官司——媒体道歉、赔偿损失。

 

  现实的情况却是:互撕——口水战——围观者众多,话题扩大,口水战升级——旷日持久的官司——不了了之或者和解。

 

  安邦状告财新同样不能逃脱口水战的泥潭,仿佛互撕才是对簿公堂的第一环。财新传媒法律部反击安邦称“污指财新出于自身经济诉求对其攻击抹黑。这是罔顾事实的构陷之举,完全缺乏法律依据。”看,互指抹黑,而真相还旷日持久。

 

  危机公关的第一个原则就是不要扩大话题,不要制造新的事端。一旦对簿公堂,恰恰触发了舆论发酵,已很难聚焦问题本身了。

 

  而且“战”,是要有成本的。

 

  一位食品公司的PR告诉老昙,一旦诉讼法律,法律部门和PR部门肯定要参战,其次,还要生产和销售部门提供业务损失的证据。几乎是举公司之力对付媒体。风险是要承受竞争对手推波助澜的恶意传播,以及事件对销量和市场的影响,毕竟很多消费者是脆弱的。

 [公关危机处理程序] [丰田企业危机公关]

X天大公关

截屏,微信识别二维码

微信号:hanxinjinrong

(点击微信号复制,添加好友)

打开微信

微信号已复制,请打开微信添加咨询详情!